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88章 还凶(1/2)
闲观儿媳们争奇斗艳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说这句话的时候, 我不可抑制地想到今年大年初一, 知道卫府被抄时冷静如常、一滴眼泪也没掉的丽妃, 却在二月初十卫将军服刑时,崩溃嚎啕了大半个白天的事。

  那哭声, 实在太过凄厉惊心,叫人很容易就联想到阴曹地府的怨鬼和冤魂, 执念和不甘都与魂魄融为了一体,永生永世地盘踞在轮回道前, 放不下,过不去。

  听到我这么问, 刚才还挺放松地和我聊闲天的小聂, 突然警觉起来,也顾不得擦头发了,又拿起短剑走到我身边,还把它比在了我脖颈下面“说,你什么也没听到。”

  这也太欲盖弥彰了。

  她越是紧张、越是逼我承诺没听到, 我就越觉得丽妃对她哥哥的喜欢是只能出现在小说册子里的、非常之禁断的喜欢。

  但此刻人为刀俎我为鱼肉, 我不敢触她的逆鳞,于是举起手虔诚重复“我什么也没听到。”脑子却不太配合,已经自动脑补了上万字的禁忌之恋。

  虽然短剑最终退去, 可她比划这动作的时候依旧用力过猛,在我脖颈处又留下了一道口子, 血水再次溢出来, 以极缓的速度, 没入我前襟——

  此刻的我,感觉自己真的很像案板上的一条鱼,她在我身上割开无数刀,若再撒几把盐,倒一些酱,铺一层葱花,塞几片生姜,就可以直接端去清蒸了。

  我真是太想说脏话,也太委屈了。

  “小聂,我如果死了,你其实也活不成的,”我不知道姜域会不会来、会不会给我报仇,但我无比确定,姜初照若是知道,肯定会翻天覆地也要把她找出来弄死,于是最后一次劝她,“你若是放过我,现在就逃走,离京城远远的,或许还能活下去。你不是很恨我吗,为了我把你自己也搭上,其实是个不划算的事情。”

  小聂再次沉默。

  我一点也不清楚她在想什么。

  但我心态却不如最初那么好了两辈子了,我从来没有主动招惹并威胁过别人,每一天每一秒都想着好好活,但为什么总有奸人要害我?

  “其实是很划算的,”她忽然笑了,半面脸被烛光映红,另外半面融入暗夜,她整个人显得阴森又怪异,她的笑声亦是如此,“你是尊贵的太后,我是低贱的丫头,拿我的命换你的,简直是赚到了。况且,我已无父无母无兄长,死了也算一了百了,无人思念我,我亦不思人。”

  “怎么会无人思念你?”我很想抓住一切机会劝说她,但看到她这玉石俱焚的认命模样,又觉得所有的力气都是白费的,无奈之下也笑了,亦以认命的语气,最后劝了她一次,“且不说你为了丽妃这般卖命,丽妃肯定不会忘了你,就说你明面上的小姐余知乐吧,这么多年你二人形影不离,她肯定也是牵挂你的,毕竟你替她出那么多次头呢。”

  她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,唇角抽搐了几下,连带着面颊的肌肉都跟着抖动“乔太后,你真的是太蠢太可怜了,到现在都没有看透余知乐这个人。她永远只想着自己,是不可能把别人放在心上的,更谈何挂念。就拿你来说,你对她并不差,但余知乐并不领情,反而很不喜欢你。”

  “不喜欢就不喜欢呀,我又不是金子,怎么能让所有人喜欢?况且我也不是很喜欢她,我并不亏。”

  谈到她假的主子,小聂就完全不避讳了,甚至欢愉地笑出声来,把曾经余知乐搞过的弯弯绕绕讲给我听“你知道林替去找你时拿着的那封信,出自谁的手吗?就是你这位表妹。她当时那样喜欢太子,太子写过的所有诗、所有文章余知乐都揣摩了无数遍,文字结构了然于胸,词句诗章倒背如流。可怜你却没看透她,还把她召进了宫里,帮她达成夙愿。”

  我骇然抬眸。

  这段话。

  是我今年以来,听到的最坏的话了。

  十六岁的冬日,我被一封字迹、语气和姜初照无异的信诓骗,被恶人掳至北疆,恰逢月事,死里逃生,可天不怜我,逃跑路上我又坠入冰河。是清晨时阴差阳错见过一面的姜域,策马去北疆救了我。

  回到京城,很快就过年了。我染上极重的寒症,小小年纪就卧床不起,下腹整日里如刀搅一般疼。

  大年初三,姑母带她来乔家,虽然我们没有那么亲热熟络,但她却带着自己做的糖糕和福袋进了我的厢房,还把福袋放在我枕下,她自己也乖巧地趴在我床头,还温柔地给我掖了被子,安慰我“姐姐这样太叫人心疼了,希望姐姐能好好吃药,快些好起来,等春上,我们一起去放风筝。”

  说这话的时候,动人的眉眼里,全是难过,甚至能瞧出闪闪的泪光。

  该叫我如何去想象,那时的她就是装的。

  又叫我如何去想象,她嘴上说等我好起来一起去放风筝,实则可能想让我这辈子都下不来床呢。

  小聂见我噤声,幸灾乐祸地问我作何感想,为何不说话了。

  我彻底输了,因为我什么感想都没有。只是有些恍惚,两辈子了,我才知道当初的信,来自于我这位表妹。

  就在今年年初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