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百四十三章 蒙拓的杀心(1/2)
湘云秘闻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奇门遁甲和陈欧大师叔给我的选择,就是替张萌萌选择,虽然陈欧的大师叔说的话有道理,可想要达到哪一步,需要多少的时间?

  然而我还没决定下来,张水水那一派的一个老者就道:“门主,现在正是多事之秋,门中弟子不适合在外面游历,而且张萌萌的地位特殊,还望门主三思!”

  小辈不问老辈的名字,这是我们的一种礼节,老辈主动告诉小辈自己的名字,那就是一种认可,就像张不一,因为我帮了张萌萌,他主动告知了我他的名字。

  但不知道这些人的名字,不代表我不认识他们,那人一说话,我就认出来,我在奇门遁甲的时候,他最关心张萌萌和天封棺,一天要来看好几次。

  当然,他关心的是希望张萌萌永远都不要醒来。

  现在他主动提出来,可见也已经想到了我之前想的,张萌萌留在奇门遁甲,他们就可以阻挠让他苏醒,我带出去,那就是不受他们控制的变数。

  有人领头,张水水一派的人都站出来道:“门主三思!”

  张庆年活了几百岁,这种事他自然能看出来,不说破,只是在权衡对自己最有利的决定。而他的犹豫,跟陈欧大师叔说的那句话有很大关联。

  老祖级别的人都要迟疑,这让我也好奇起来,张萌萌身上会有什么秘密?

  我没有立刻决定,也不说话,因为反对的声音,不管我说不说,他们都会出现,都要存在。不如先听完,这样自己更能掌握主动权。

  几个老家伙七嘴八舌的说完,张水水咳了一声站出来道:“门主,我觉得长老他们说的有道理,萌萌跟着他们出去指不定闯什么祸,而且跟着他们,我不相信林初会尽心尽力,到时候,恐怕我们今天做的一切都还是白费功夫。”

  陈欧咳了声,不好意思的抹了一把脸:“这位兄带,哥哥我得提醒你一下,今天你什么事都没做。”

  我本来还想着怎么回答,结果听到这话,忍不住笑了出来,夏天一本正经的道:“陈欧老哥,你不该说他什么都没做,至少他震惊了好几次,说了几句话。”

  张水水脸色涨红,但在奇门遁甲的长老老祖面前,他需要克制,免得留下不好的印象。

  张不一等人脸色阴沉,几次嘴角抽动,可是都没说话。现在他们也不适合开口,毕竟张水水先发制人,把张萌萌和门派的安危联系在一起,不巧的是事实也是如此。

  张庆年虽然说只要我带走张萌萌,就等同于驱逐出门派,但那也可以被看成是一个借口。

  张庆年听着众人一言一语,始终都不说话,我就知道现在不管是张水水的人的话,还是我们的话,都起不到任何作用。我只需要摆一个态度,最终能左右局势的只有张萌萌身上的秘密,这个秘密,只有陈欧的大师叔和张庆年知道。

  我看了眼陈欧的大师叔,开口道:“张萌萌是我的朋友,我会尽全力去为他聚集人间气,至于还魂草,我想我现在还没有能力拿到,但我相信,等张萌萌人间气聚集好的时候,凭借着奇门遁甲的能力,应该也能拿到了还魂草。”

  “放肆!”

  我话音才落,张不一就怒吼一声道:“你一个毛头小子,当着奇门遁甲的老祖和诸位长老,竟然怀疑我们的能力。区区一个还魂草还难不倒我们,你休要在胡言乱语,败坏我们的名声。”

  我诚惶诚恐的道:“前辈训斥的对,是晚辈不会说话,相信以张老祖的实力,拿到还魂草,也只是动一动手指的事。”

  张庆年冷冷的哼了声,算是默认。

  张不一还没有当着张庆年的面传音而不被发现的实力,只敢给了我一个眼神暗示,意思是让我不要担心,张萌萌带出去,只要复活,剩下的事交给他们。

  一个大门派,需要一个强者坐镇,但奇门遁甲这种家族式的门派,亲情和权利交织,再强的人也会受到牵制,无法做到真正的专制。

  只不过张庆年骨子里透着冷漠,到时候事情恐怕没那么容易,但不容易我也没办法,奇门遁甲里的事就只能指望张萌萌的拥护者。

  我表态说话,陈欧的大师叔又道:“小年,我知道你想做什么,但孰重孰轻,我相信你拎得清,不要为了一时之利,把奇门遁甲领向绝路!”

  张庆年冷笑道:“人你们可以带走,但出了奇门遁甲的地界,发生什么事,那就看你们的造化了。”

  陈欧的大师叔一听这话,眼里闪过几分担忧,不过没有任何的犹豫,当场就道:“林初,带上天封棺。陈欧,你去把张萌萌的棺材拿过来。”

  张萌萌的棺材就在几步开外,陈欧的大师叔不亲自去拿,可见还是担心在他分神的时候被偷袭。

  陈欧也是心思敏捷的人,知道师叔的意思,过去的时候速度很慢,十分的警惕。

  直到把张萌萌的棺材扛回来,他才松了口气。放在他大师叔面前道:“师叔,棺材我拿回来了。”

  陈欧的大师叔嗯了声,回头看向二师叔,老家伙叹了一口气道:“罢了罢了,就在便宜你们奇门遁甲一次!”说着从随身空间里拿出一口透明的水晶棺,不同的是这口棺材只有巴掌大小,非常的漂亮。

  陈欧的二师叔把棺材放在地上,嘴里默念了几句,用手一指,水晶棺上闪过一道光,瞬间变大。然后才心疼的道:“这可是我的宝贝,可大可小,但里面的空间却不会变小。”

  我一听,也顿时感觉到惊奇,外面变小,里面的空间不变,且不是传说中仙人才能打造出来的芥子空间?

  夏天和古云过去绕着看了一遍,嘴里嘀咕道:“这可是好东西,你瞧这空间,容纳五个人完全不成问题!”

  我刚开始还想着,在怎么神奇也是一口破棺材,能有什么大用,他们一说,才恍然大悟。

  这东西,完全就是个逃命藏匿的绝品宝贝。有了它在身上,别说张萌萌好携带,必要的时候,也能方便我们。

  陈欧的大师叔见我们乡巴佬看猴子一样,催促道:“别耽搁时间了,赶紧把人放进去,然后你二师叔告诉你们口诀,带着离开!”

  现在时间很宝贵,要是能赶在那个神秘家族反应过来之前回到茅山,那就可以避开不少危险。当下我们也不耽搁,把张萌萌抬到水晶棺里,紧接陈欧的二师叔就传音把口诀给了我们。

  我看了眼,应该是只有陈欧和我收到了口诀,楞了一下的功夫,陈欧就抢了先,嘴角蠕动,用手一指,装着张萌萌的水晶棺一下就变小了。

  他尝试了,我也就没浪费时间在尝试一次,人都是一样,经历的多了都会变聪明,不过我觉得我比陈欧要聪明一点点,他都能一次成功,我肯定也能行。

  我们才抬起棺材,脚步都还没挪,张庆年就道:“通知下去,从今天开始,张萌萌不在属于奇门遁甲的弟子,他所做的任何事,都只代表他自己。”

  “呵呵!”古云嘲讽的笑了笑,我拉了他一把,没让他继续说下去。跟着茅山的六个老疯子一起离开。

  出了山门,陈欧才问:“二师叔,你是不是担心张庆年会跟那个神秘家族勾结?”

  陈欧的大师叔道:“张庆年跟张庆丰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性格,张庆丰大度,有包容心,张庆年小肚鸡肠,什么事都要斤斤计较,百年前的事我们也知道内情,是他执意要深入,踏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