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温暖/江焯番外(1/2)
女扮男装后被校草看上了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那一年, 北城下了好大的雪。

  福利院,小朋友们兴奋地涌出大门,在雪地里奔跑着。

  “雪花可以吃吗?”

  “才不可以呢!很脏的!”

  “哪里脏了, 你看, 明明这么干净。”

  小朋友们伸手去接天空纷扬的雪花。

  雪花晶薄的碎片飘过回廊转角, 落在了江焯的肩膀上。

  他今年不过七岁,孤零零一个人站在回廊的柱子边, 望着雪地里追逐玩闹的小朋友,一言不发。

  去年夏天,他问福利院的院长阿姨, 妈妈什么时候来看他, 院长阿姨说,等今年入冬下雪的时候,妈妈就会来了。

  入冬的第一场雪后, 他又问院长阿姨, 妈妈什么时候来看他。

  院长阿姨说, 等厚厚的白雪覆盖地面的时候,妈妈一定会来看他。

  江焯伸手接住了一片不规则的菱形雪花, 晶莹剔透的雪花瓣逐渐在他的掌心融化了,寒凉刺骨。

  陈院长从办公室出来,被一帮顽皮的小朋友拉到院子里看雪。

  “院长妈妈, 我们来堆雪人吧!”

  “来打雪仗!”

  “我要和院长妈妈一边。”

  “好啦,院长妈妈年纪大了, 你们自己玩。”陈院长笑着摸摸孩子们的头,放他们去雪地里撒欢。

  她回过身, 看到江焯独自站在回廊边,低着头, 看着手心早已融化的雪花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  陈院长轻轻叹息了一声。

  福利院的小朋友,多是没有父母的孤儿,但江焯不一样,他有妈妈。

  只是

  还不如没有。

  她折回了办公室,从抽屉里取出一个崭新的变心金刚手办。

  这是前段时间被领养的周小明的养父母,特意捐给小朋友的,陈院长拿着变形金刚走到江焯身边,叫住他――

  “小焯,你在做什么。”

  江焯回头望了她一眼,眸色渐亮了起来“院长阿姨,是妈妈来了吗!”

  陈院长不知道该如何作答,犹豫了几秒钟,从身后拿出变形金刚模型,对他说道“今天下雪,妈妈来不了,这是她托人送过来给你的,说改天就来看你。”

  江焯的眸子渐渐黯淡了下去,他接过了变形金刚,抿抿嘴,没说什么,失望地离开了。

  陈院长看着小少年孤独的背影,叹了一口气。

  黄昏时分,江焯坐在小花园的秋千上,手里拿着那只手臂长的变形金刚,

  “骗我”

  他低着头,喃喃自语“当我不知道吗。”

  她才不会给他送礼物,她连多看他一眼,都会皱眉,怎么会给他送礼物。

  就在这时,几个年长的混混男孩路过花园,一眼便看中了江焯手里边崭新的红色变形金刚,他们相互使眼色,走过来将他团团围住。

  “喂,没人要的臭小孩,把你的玩具借我们玩几天!”

  江焯没理会他们,起身径直离开。

  “站住!”

  为首的高个子男孩一把抓住他的肩膀,将他拉扯了回来,另一个男孩伸手夺他怀中的玩具。

  江焯不仅没有给他,还抬腿踹了他一脚“滚啊!”

  他激烈的反抗惹怒了这几个大男孩,他们将江焯团团围住,一顿猛烈的拳打脚踢。

  江焯蜷缩在地上,死死地抱住了手中的变形金刚。男孩们七手八脚地拉扯着,却始终都挣不过他。

  “揍他!”

  “揍到他松手为止!”

  江焯死咬着牙,瘦小的身躯里爆发出巨大的能量,愣是扛住了男孩们的拳头。

  就在这时,一道清脆的嗓音响起――

  “放开他!”

  男孩们回头,看到一个身形比江焯还瘦小的小女孩,笔直地站立在他们面前。

  “你谁啊?”

  “你管我是谁,不准欺负人!”

  “呵,关你什么事!”

  小丫头立稳了下盘,作出单掌相邀的手势,学着武侠电视剧里的女侠腔调,大声喝道“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!”

  江焯抬头望向她,她穿着一件灰色的小道袍,冬天里裹得像只小棕熊,虽然扎着马尾辫儿,但清秀的眉目却透着几分英气。

  几个男孩被小姑娘的气势震慑住,犹豫了几分钟,但是变形金刚的诱惑实在太大了,他们咬着牙,还是一哄而上,对那小丫头大打出手。

  江焯本来以为,她看上去是个能打的,至少架子上有几份女侠风范。

  没想到被几个男孩团团围住、胡乱的一顿暴揍,分分钟便“缴械投降”了。

  这几个男孩年纪比她和江焯大几岁,力气也不小,打架更是家常便饭。

  温暖学艺不精,刚入门还只会扎马步,便想要出来行侠仗义,结果一出马就领会到什么是“江湖险恶”。

  但是她不愿意第一次当“女侠”就灰头土脸地溜走,所以扑过来,压在了江焯身上,替他扛住这几个男孩如雨点般落下来的拳头。

  “走开。”江焯嘶哑着嗓音,怒道“你是傻子吗!”

  “不!”小姑娘紧紧地趴在他身上“这是我第一次当女侠!我一定要保护你!”

  几个男孩一通拳打脚踢,想来是打得累了,又有几个福利院的小家伙跑去报告老师,他们也有些害怕,所以分分钟便做了鸟兽散。

  温暖从江焯身上起来,呼呼地喘着气,灰头土脸,衣服上也沾了泥土。

  虽然捱了揍,但是她看上去跟没事儿人似的,扭了扭脖颈,站起来活动筋骨,不服气地嘟哝着说“这次算他们运气好,下次再让本姑娘遇上,肯定叫他们好看!”

  见江焯蹲在地上一动不动,她好奇地问道“哥哥,你没事吧。”

  江焯摇了摇头,没说话。

  “他们为什么打你呀!”

&ems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