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23章 第二十三章(1/2)
限定暧昧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副校长办公室里, 卡罗琳吩咐家务机器人倒了几杯茶。

  她办公室的布置风格跟校长很不一样,校长的办公室,无论是壁炉还是书架, 总体非常复古, 而卡罗琳的办公室,色彩简单, 具有很强的几何设计感。

  几人在浅色沙发坐下。

  安全部特勤五处的人没有动桌上的茶杯,而是直接朝卡罗琳出示了自己的证件,道“特情五处查案, 劳请配合。”

  意思是, 你让我来办公室坐坐,我们当众给了你这个面子。与之相对的, 我们办事,你们也是要给面子的。

  “索罗?”卡罗琳不紧不慢地开口, “索罗警司,这件事原本应当由校长出面,只是校长一星期前, 就去往开普勒大区参加学术会议,现在在星舰上,不方便通话,所以才由我来出面。”

  棕发黑眼的索罗道破卡罗琳的目的“你想保他?”

  他视线移向旁边, 此时,祈言正捧着茶杯垂眼喝水。或许是这个人长相太过精致好看, 让人觉得他不应该在图兰里做科研,而更应该出现在荧幕画报中。

  索罗对长得好看的人向来没什么好感, 因为他们抓的间谍里, 十个有八个皮相都不差。

  卡罗琳毫不犹豫地回答“是的。”

  “你知不知道你这个好学生到底做了什么, 你就开口要保他?”索罗特意将“好”字加了重音,话里带着明显的讽刺。

  卡罗琳的态度没有被影响,表态“我和校长都完全相信祈言的个人品质,他绝不会做出不好的事情来。”

  看来,这个祈言还真是会蛊惑人心。

  索罗指指祈言,说得直白“我今天把人带回去,不用到明天,他就会被定罪,窃取并贩卖联盟机密、背叛联盟、勾结敌方、严重危害联盟安全,对了,说不定还有间谍罪。”

  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卡罗琳,“您这样的态度,会让我怀疑图兰本身是不是就不太干净。”

  这就是卡罗琳不太喜欢跟特情五处的人交流的原因。这些人说话时,仿佛每一句都带有额外的深意,他们的眼神满含探究和怀疑,打量你的每一眼,都想将你整个人看个透彻,同时抓住你不为人知的把柄。

  没有落入索罗的语言陷阱,卡罗琳坐姿端正“就算是特情五处办案,也需要充足的证据。否则,我不会允许你们带走任何一个图兰学院的学生。”

  索罗一笑“证据?我和帕里一起来抓人,当然不是今天早上起床后突发奇想,一拍脑门就决定的。证据,我们当然有,而且还不少。”

  他松开五指,露出的掌心里,躺着的正是一个光储器“这是我们从一个代号为‘螳蛉’的人手里找到的东西,这个人长期隐藏在勒托,为反叛军以各种方式获取的机密资料。而这个光储器中,存储着密级为b的科研资料,与军方一个密级为s的项目关联紧密。”

  他斜斜看向祈言,意有所指“不知道祈言同学看着这个光储器,会不会觉得眼熟?”

  与此同时,图兰学院的交流区里。

  “——祈言被安全部特情五处的人带走了!!!”

  “——谁?祈言?人工智能那个天才?我正在用的r903加速器的架构者?”

  “——真的假的?特情五处的人亲自来的?”

  “——二年级研究组的实验室在d77号楼,祈言被带走时,很多人都看见了,副校长也在。他干了什么?跟之前退组的人一样,泄露了项目资料?”

  “——泄露资料?不止吧,你们想想特情五处是干什么的,通常只有联盟的叛徒才会惊动特情五处的人亲自出手。没得说,你们以后在图兰,看不到祈言这个人了。”

  “——背叛联盟?难道把资料泄露给反叛军了?或者,干脆直接就是反叛军的间谍?看来之前vc93和加速器都有问题,说不定就是反叛军搞的,让他用来敲开图兰大门。不少人还真觉得他是天才,天天在交流区吹捧,现在恶心吗?”

  “——反叛军的人竟然混进了图兰?傅教授去太空堡垒时还带了他!幸好现在就被抓了,要是他一直在图兰,不知道要泄露多少机密!”

  办公室里,索罗收拢五指,问祈言“要不我们先来说说看,你的光储器在哪里?”

  祈言坐在沙发上,目光没有一丝慌张或者躲避,他将茶杯放回桌面,很平静地回答“昨天离开实验室时,我将它放在了桌面上。今天到实验室,发现光储器已经不见了。”

  “哦,原来是不见了。”索罗故意将语气拖得很长,眼里带有明显的不屑——借口真是拙劣。

  他继续问,“昨天十一点十三分到十七分,你在什么地方?”

  “我在家里。”

  “在家?有录像可以证明吗?监控系统的,或者家务机器人的,都可以。”

  祈言摇头“没有,我家里没有安装监控系统,也没有家务机器人。”

  索罗嘴角的讥笑扩大,仿佛是听见了什么笑话“没有装监控系统就算了,没有家务机器人?”他眼神尖锐,“同学,这种借口,你都能想得出来?”

  祈言听着索罗说话的语气,皱了眉“这是事实。”

  进办公室后,一直站起祈言身边没有开口的陆封寒出声“没有装监控系统,不使用家务机器人,有什么问题吗?这位索罗……警司?我可以作证,他昨晚在家,一直跟我在一起。”

  索罗抬眼,看向陆封寒。

  他在查祈言时,习惯性地也顺带查了这个保镖。履历资料没什么问题,或者可以说极为平凡,全联盟有无数这样的普通人。但这一瞬,他却从这个人身上察觉到一股不太明显的凌厉气息。

  就像意外入侵了一头狼的领地,察觉到的隐隐的危险感。

  “祈言是你的雇主,就算你证明他昨晚没有离开家,你的证词也不具有实际意义。”

  索罗将视线转回祈言,“不过,真是抱歉,你拿不出录像,但我这里却有一份录像。”

  他靠回沙发背,打开个人终端的投影功能,播放了一小段视频。

  视频画面狭窄,能看清是有人将一个巴掌大的方形盒子扔进了金属箱里。

  “这是投递箱录下的画面。不得不说,你很谨慎,尽量避开了监控设备,衣服选择了长袖,为了担心留下指纹,你还戴了很厚的手套,一点身体特征都没露出来。”

  索罗按下暂停,将一个画面放到最大,圈出重点“不过你没注意到,看,右手,袖口与手套之间的一点缝隙,你个人终端的一角露了出来。”

  索罗视线慢悠悠地落在祈言右手手腕上,那里正配置有个人终端。

  “众所周知,除了左撇子,大部分人为了方便操作,都会将个人终端配置在左手腕。你们实验室,只有你一个人,会将个人终端放在右手腕。”

  索罗很是享受撕下这些恶人的画皮时,对方心理崩溃的模样,他继续道,“至于你说你的光储器不见了?当然找不到了,因为昨晚半夜,你已经将它寄走了。你口口声声说找不到了,跟贼喊捉贼没什么区别。”

  陆封寒想起祈言找不到光储器时的模样,语气也有些不好“你说祈言是整个实验室唯一一个将个人终端配置在右手的人,这么明显的习惯,你能查到,实验室别的人也能发现。这并不能作为一个有说服力的证据点。”

  索罗“那个光储器内置的信息,是祈言的。”

  陆封寒冷笑,唇线绷直“都会把个人终端故意配置到右手了,难道栽赃嫁祸的人还会把自己的光储器寄出去不成?说不定,连露出的个人终端一角,都是故意给你看的。”

  卡罗琳也道“另一个问题是,你为什么确定祈言和反叛军勾结?”

  索罗有些不耐烦“你是副校长你应该清楚,每一个有密级的光储器在带出图兰时,必定会触发感应系统,在寄送时,也无法通过扫描,除非,将光储器放进黑盒。

  黑盒可以屏蔽检测,但这种东西,属于反叛军的发明,为的就是阻碍联盟的搜查。你可以问问你的好学生,他用的屏蔽盒是从哪里来的。”

  祈言听完,明白了事情的具体情况。他指出“你的一切推想,都是以‘祈言与反叛军勾结’为前提才能成立,你的逻辑本身就是错误的。应该是你找到足够多的证据链,来证明我的犯罪成立,而不是先成立我的犯罪事实,再填补证据。”

  陆封寒眸光像淬了冰“如果只有这两点所谓的证据,就想把祈言带走,那不得不令人怀疑特情五处的办事能力。”

  “你——”索罗猛地起身,往前跨出小半步。

  坐在他身边的帕里连忙拉住他的手臂,低声制止“索罗!”

  陆封寒靠在墙上,挑唇讽笑“刚愎自用,这种小事都查不明白,下次星际跃迁过虫洞时,可以把警服警徽和你刚刚亮出来的证件,一起扔进虫洞里了。”

  祈言仰头望向陆封寒。

  心想,这句话也可以记住,说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