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64章 第 64 章(1/2)
临时同居[娱乐圈]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这一拳砸的乔陌脑袋嗡嗡作响, 口腔中充斥着浓浓的血腥味,苏宇似乎并不解气,怒吼着又砸了一拳下来。

  乔陌摔在地上, 额头重重的磕在水泥路面上,一股温热的液体顺着脸颊滑落了下来。

  好痛!

  乔陌本就昏昏沉沉的脑袋更晕乎了。

  他下意识摸了摸额头, 指尖黏黏糊糊,沾满了血迹。

  苏宇却忽然愣住了, 抬起来的脚顿住了一瞬, 缩了回去,眼睛却还恶狠狠的瞪着乔陌“你现在还觉得我不敢吗?你看看这是什么地方,我把你弄死在这里,再丢到海里喂鱼, 你他妈连尸体都找不到, 最多变成了失踪案。我早就铺好后路,警方绝对抓不到我。我怕?你说我怕什么?”

  乔陌擦了擦额头的血迹, 扶着旁边的护栏站了起来, 被下过药的身体,连独自站着都很吃力, 所以他始终扶着护栏,额头上的血迹衬得他连嘴唇都苍白如纸。

  他看着苏宇,黑亮的眼睛里平静如水, “我还是觉得你不敢。”

  苏宇脸色骤变,眼神愈发凶狠,似乎又要动手,乔陌却又开口了, “或者说, 你跟本就不是这种人, 你根本就不是那么残忍的人。”

  苏宇一愣,眼睛里快速闪过了某种情绪,随后冷笑的盯着乔陌,“乔陌,你是不是很害怕?怕死这儿,所以开始编故事哄我开心?”

  乔陌摇头,“你那么讨厌我,我怎么可能把你哄开心了?我说的,只是我感觉到的。陈嘉茵……”

  “你住口!”

  这个名字明显刺激到了苏宇,苏宇忽然暴躁起来,恶狠狠的呵斥乔陌。

  乔陌连忙改口,“那个疯女人也许真的是死在了你的手里,但是这件事情并不能把你定性成一个心狠手辣不辨是非的坏人,因为换了任何一人,都可能跟你做一样的选择。”

  他有些累,额头还在不断地流血,说出这些话几乎耗费了他大半的体力,他靠在护栏上喘息。

  怀疑的目光从苏宇的眼睛里投射出来,扫在他的身上,好一会儿苏宇才开口,带着一种试探性“你真这么想?”

  “我是这么想的。”乔陌看着他的眼睛并不回避,“一开始我听说你杀了那个疯女人,觉得很震惊,无法想象一个人为什么会去杀人。但后来我看了你发过来的视频,了解了更多关于你的过去,忽然就有些理解了。何况,”

  他顿了顿,口腔中的血腥味让他有点难受,他艰难的压下去后,才又继续“你也仅仅只是对她如此,并没有在那种环境下,形成扭曲的性格,做出更多伤害别人的事情。所以,我觉得你根本就不是一个坏人。”

  苏宇死死的盯着他,冷笑,“你们家去年被我闹得天翻地覆,你几乎身败名裂,怎么,过了一年翻身了,就把这一切忘了?”

  “当然没有忘。”乔陌又抬手擦了擦脸上的血迹,他的手上已经沾满了鲜红,脑子越来昏沉,他强打着精神,说“但我若跟你互换了身份,未必不会这么做。”

  这句话似乎触动了苏宇的某根神经,他的瞳孔瞬间放大,不可置信的看着乔陌。

  好一会儿,他的眼睛才恢复如常,转身走到路边,把双腿从护栏下面伸了出去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  “乔陌,说真的,若是我们能换个身份认识,我很想跟你交个朋友。做你助理这么长时间,我对你也算是了解,”他低头笑了起来,倒是跟从前的苏宇一样,透着一股机灵劲儿,“你啊,就是个烂好人!”

  乔陌被他说的有点尴尬,嘴巴动了动,还没说出话来,苏宇又开口了,声音莫名有点悠远,“从小,我就觉得我可能不是亲生的,世上哪有亲妈会那样对自己的孩子?但是我没有证据,直到上大学,终于可以离开她的魔抓,我开始调查我的身世,终于发现了真相。哼!”

  他冷哼了一声,“其实我早就可以还手了,但总想着万一她就是我亲妈呢?幸好她不是,我对这个结果很满意,抽了一天回去找她,毫无例外,她见了我两句话没说完就开始发疯,找出那条打了我很多年的鞭子要抽我。我一把夺了过来。”

  苏宇回头看着乔陌,神情有些得意,“那会儿我已经十八岁了,年轻力壮,而她,天天把自己关在家里,人不人鬼不鬼,被我推了一把,就摔在地上。我本来有些犹豫,结果她破口大骂,骂我有人生没人养的畜生!我狠狠的一鞭子抽在她的身上,她痛的哇哇叫唤。”

  他的语气越来越兴奋,眼睛里闪动着精光,“我忽然发现那叫声是这世上最动听的声音!我一鞭接着一鞭的抽,她像个牲口一样,到处乱钻哦哦惨叫。可是,我不会让她躲开的,我被她打了那么多年,我太知道鞭子抽在哪里才是最痛的,我追着她打,一直打,到最后她没力气跑,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,抽泣着求饶,让我放过她。”

  苏宇忽然沉默了,双手紧紧的握拳,发狠的咬着牙根,“我怎么会放过她?看到她瑟瑟发抖的模样,我满脑子都是自己过去的可怜像,我恨都来不及,怎么会放过她?我一鞭比一鞭用力,抽的她皮开肉绽,血沫横飞,我非但没有觉得她可怜,只觉得心里很爽快,终于把我积压了十八年的怒火发泄出来了。”

  安静。

  苏宇勾起一条腿放在胸前,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,下巴枕在上面,眼睛看着远处的海面。

  海浪声在这个时候显得格外清晰可见。

  乔陌依然无力的靠在护栏上,喉咙里的腥味愈发明显,但是他并不在意,只是看着苏宇。

  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,乔陌甚至怀疑苏宇是不是忘了自己在说什么,苏宇忽然埋头捂着脸,声音透着浓浓的无助,“可我并没有想杀死她!真的,我当时只是想好好教训她一顿,然后就跟那个疯女人彻底决裂,从此再无瓜葛。可是……她死了,她就那么死了。”

  他似乎不敢去想象当时的场面,整个人轻微的颤抖着,语气染上了哭腔,像个可怜的孩子,“我真的,没想过要杀人,就算她再过分,也是一条人命,我连鸡都没杀过,怎么可能会想杀人呢?可她就是死了,我被打死了……”

  海浪轻轻的拍打在岸边,水花点点散落。

  乔陌看着他,昏沉的脑子好像已经有点不够用,那一刻,苏宇在他的眼中变成了最无助的孩子。

  他想伸手过去拍拍苏宇的肩膀,指尖轻轻抬了起来。

  安静的苏宇蹭的一下跳起来,回头扑到他的跟前,一把封住他的衣服,满眼的狠厉,用力的摇晃着乔陌,怒吼道“你说,你说我该不该恨你们?要不是你们,我就不会变成杀人犯!你知不知道这么多年来,我每天晚上都作噩梦,梦到那个女人变成厉鬼来跟我索命,每天都担心警察会找到我,抓到去偿命!为什么我要过的这么惨,而你们一家人却还能跟没事人一样,一家幸福和睦?你说你们都没错,那你告诉我,我他妈该找谁去报仇?啊?啊?”

  仿佛是挤压了太久的怒火恨意,终于喷发出来,方才面对受伤的乔陌分明心软的苏宇,此刻疯狂的抓着乔陌往海边扯,“你跟说这么多废话,无非是想拖延时间,我如了你的愿望,现在少跟我废话,乖乖给我去死。你死了,你猜唐以柔跟乔海洋得多难过,一定比亲儿子死了还让他们痛苦。我就想让他们痛苦!”

  乔陌的意识渐渐抽离,眼睛已经快要睁不开了,他根本无法反抗,被苏宇拉着站在海边,浪花拍打在他的脚下,苍白的嘴唇微微颤抖着,想说话却发不出声音。

  忽然,他听到了汽车急速行驶的声音,本能的想回头,抓着他的苏宇一把按住了他的头,冷笑,“来的还真快,可惜谢瑜来了也只能给你收尸!”

  谢瑜……来了?

  这个念头在乔陌的脑子里一闪而过,仿佛整个人都卸了力,意识彻底陷入了黑暗,一直抓着护栏抵抗的手渐渐松开,苏宇同时松手……

  谢瑜匆匆下车,就看到这样一幕,乔陌整个人无力的往前倒了下去,坠入了浪花翻滚的海水中。

  “乔陌!”

  谢瑜的脑子里一片空白,身体快过脑子,冲过去一手撑在栏杆上,身体一跃而起跟着跳了下去。

  岸边的苏宇木木的看着这一幕,好一会儿眼睛里才恢复了正常的光彩,快速转身钻进乔陌的车里,开车走了。

  迎面遇到了好几辆警车呼啸而来,他连头都没回,一脚油门提高的了车速,离开了现场。

  黑暗的房间中,乔陌幽幽转醒,额头上伤口已经被处理过,脸颊的红肿也消退了不少,嘴角还有点痛。

  他中途醒来过一次,那会儿还在医院输液,谢瑜坐在旁边陪着他,神情说不出心疼懊恼,仿佛乔陌遇到这种事情,都是他的错一样。

  想到这里,乔陌躺不住了。

  他掀开被子起床,那股昏昏沉沉的感觉已经没了,应该是药效过去了。

  打开门,一股食物的香味从厨房的方向飘过来,乔陌微微有些发愣,循着香味过去,竟看到谢瑜围着围裙,拿着锅铲不住的在锅里面翻搅,衣袖被卷到了臂弯处,露出了半截干净有力的手臂。

  乔陌没有打扰他,轻轻的靠在门边看着他,忽然想起今天是自己的生日,此时想起来,竟有一种这一天过的格外长久的感觉。

  而去年的今天,他不曾亲眼看到,但谢瑜想必也是这样在厨房里帮他煮着长寿面吧。

  他的嘴角忍不住上扬,走过去从身后抱住了谢瑜,“做什么啊?”

  谢瑜回头,顺手关了火,转身过来轻轻摸了摸他额头上的伤口,指尖从脸颊上划过,落在他的唇边,轻声问他“疼不疼?”

  乔陌想说不疼,不过指尖碰到的时候,确实还有点疼,乖乖的点头,“有一点。”

  谢瑜的眼底分明又闪过了一抹懊恼,乔陌忙道“但是比起疼,我现在更饿,你是在给我做吃的吗?”

  谢瑜知道他是在分散自己的注意力,只轻轻叹息了一声,没再说什么,把人拉到餐厅坐下,自己盛了一碗刚出锅的瘦肉粥端了出来。

  谢瑜不会做饭,去年做的长寿面没放盐,所以乔陌对他做的东西要求并不高。

  但也可能是他饿了,毕竟他好像已经很久没吃东西了,此时竟觉得粥特别好喝,连喝了两碗,才顾得上抬头夸道“好喝……呜……”

  话音刚落下,安静的坐在一旁的谢瑜忽然倾身过来吻他,舌尖轻柔的从他嘴角青紫的地方划过,反反复复,好像这样就能让他的伤口好得快一点一样。

  乔陌愣了愣,伸手环住他的脖子,主动靠过去,让他抱着自己的腰。

  他知道谢瑜还是在懊恼,把他今天遇到的事情归结成自己睡过头了。

  也许,他还在害怕。

  谢瑜搂在他腰上的力道格外重,好像怕他会消失不见一样。

  亲密的接触,让乔陌更鲜明的感受到谢瑜的心情,他偏了偏脸,正对上谢瑜的嘴巴,想用这种办法去安慰谢瑜。

  其实他自己也是害怕的,苏宇说他死了,唐以柔跟乔海洋一定很难过,而他在当时还想到另一个人,就是谢瑜。

  他在想,他死了,谢瑜会怎样?

  想到这里,他特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