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回合(1/2)
我爷爷是顶流巨星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爷爷的别墅很大,客厅挑高,房间是暗灰的色调,给人一种冷峻生硬的感觉。

  屋子空荡荡的,一点生活气息都没有,就像走进了艺术展厅。

  陆粥粥抱着膝盖,局促地坐在硬邦邦的木质沙发上,东望望,西瞅瞅,好奇地打量着四周。

  陆怀柔站在落地窗边,手叉着腰,正在讲电话,看起来气急败坏的样子。

  爷爷的肩膀上趴着一只大白熊,这只大白熊圆溜溜的眼睛,也正好奇地望着陆粥粥。

  陆怀柔已经好几百年没跟他那个混账儿子讲过电话了,当年隐婚的妻子意外逝世,青春叛逆期的儿子把所有责任归咎在他的身上,不听他的话,也不好好学习,早早地便离家出走,自己跑出去“闯荡江湖”,和他斩断了一切联系。

  父子俩的关系可以说水深火热,在家三天一小吵,五天一大吵,严重的时候还会大打出手。

  陆怀柔是个爆脾气,既然陆随意要和他断绝父子关系,他绝对不会委曲求全,只撂下狠话说“你要是走了,以后遇到任何困难,闯了祸,别哭着回来求老子!”

  “永远不可能!”

  说完这句话,陆随意头也不回地离开了,除了那一张英俊的脸庞,他没从父亲那里拿任何东西。

  这些年,父子俩几乎没有见过面,偶尔在公共场合见了,也只会当做陌路人。

  所以,电话接通的时候,陆怀柔莫名还有点“近乡情怯”的忐忑。

  不过他马上就听出来,陆随意绝对比他紧张一万倍,不仅紧张,而且还很害怕,说话都在哆嗦。

  父亲的威严和骄傲瞬间又找了回来,陆怀柔将忐忑的情绪一扫而空,原本想要说的那句“儿子,最近怎么样”,脱口而出变成了“你个混帐东西”!

  陆随意本来就心虚,听到父亲的怒骂声,更是不知所措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  陆怀柔狠骂了他整十分钟,然后知道骂不出结果,便问道“什么时候结的婚?”

  陆随意“没、没结婚。”

  “什么!”陆怀柔大惊失色“没结婚那丫头怎么来的!”

  “是是意外。”

  “混蛋!老子怎么生出你这么个不负责任的王八蛋!”

  陆怀柔气得肺管子都要炸了,随手抓起一个水杯,正要扔出去,回头便看到沙发上的小姑娘瞪着惊恐的大眼睛望着他。

  他顿了顿,终于又放下了杯子。

  陆随意哆哆嗦嗦地解释道“几年前的事了,我跟她酒吧认识的,喝醉了,大家都不知道情况,年轻不懂这些,后来完事儿她说会吃药的,不知道是忘了还是怎么的我承认,是我的错,我当时怎么都应该戴那个”

  陆怀柔用手捂了捂电话,走到花园里,远离了小姑娘,气急败坏地说“老子不想听你这些细节!”

  陆随意小心翼翼地说“后来也有去医院问,医生给她做了检查,她身体不好,如果堕胎的话风险很大,可能以后都不一定能怀上,所以这孩子就留下了。”

  陆怀柔揉了揉眉心,耐着性子问“既然留下孩子,为什么不结婚。”

  “谁说有了孩子就一定要结婚,我跟她我们又没什么感情,硬凑一块儿也是各玩各的。”陆随意咕哝着说“我也有自己生活、自己的事业,孩子又不是我生命的全部。”

  “你说的是什么混账话!”

  “爸,这不是当初您说的话吗?”

  陆怀柔话语一滞。

  好像的确是当年他曾经说过的话。

  那个时候的他,痴迷演艺,一心都扑在自己的事业上,但是一直是隐婚的状态,也极少照顾到家庭和儿子,妻子也是他的粉丝,爱他更多一些,在背后默默地付出了很多。

  后来夫人意外离世,这成为了陆怀柔内心深处最难以平复的伤痕。

  自那以后,他的脾气开始变得古怪、孤僻和暴烈,圈子里关系好的人越来越少。

  人生至此,年逾天命,回首来时路,却只看见了自己孤零零的影子。

  也许他还会继续在这条路上踽踽独行,最后把这份孤独带进坟墓里。

  陆怀柔被陆随意堵得说不出话来。

  是啊,自己本就不是一个负责任的好丈夫、好父亲,又有什么资格教他当父亲呢。

  陆怀柔像是被抽空了全部力气一般,终究没有再责骂他“这丫头,你打算怎么办。”

  “还能怎么办,生都生了,养呗。”

  陆怀柔没好气地问“说说,你怎么养的。”

  “我给她报了全市学费最贵的私立小学,让她接受最好的教育,平时吃穿用度都给她最好的,我开了好几张信用卡,她想怎么花就怎么花,我挣的钱都给她!”

  “你给她用信用卡?”

  “对啊!”

  “”

  他生的是什么智障儿子!

  陆随意说起来还挺洋洋得意“对啊,反正别人有的,我家姑娘也都有,别人没有的,我也给我家姑娘挣来!”

  陆怀柔揉了揉额角,回头望
为您推荐